作为西安“绥靖”公署主任、国民党17路军总指挥,杨虎城与红军作战最多的人,就是红25军军长徐海东。

在西北的几年作战中,徐海东指挥红军神出鬼没,频频出击,杨虎城的西北军与徐海东作战最多,也吃亏最大。与此同时,杨虎城也可以说是体会徐海东战术之精妙和厉害最深刻的一个人。

不打不相识。

1936年12月12日,杨虎城和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,扣押蒋介石和其他军政要员。随后,周恩来、叶剑英、秦邦宪等中共代表团应邀来到西安。张学良、杨虎城一见中共代表,便首先提出请红军主力开到西安附近,准备抵抗亲日派重兵的大举进攻。杨虎城指名说:“就请徐海东将军领兵前来。”

为此,他还请求说:“届时请徐将军直接指挥我的警备旅。”

警备旅,是杨虎城最精锐的嫡系,也是西北军最有实力的劲旅。

杨虎城此语一出,令周恩来、叶剑英都有些惊讶。张学良笑着解释说:“周先生,您知道,我们前一段和徐将军打仗最多,对他最了解,很相信他的指挥才干和红军的战斗力。”

周恩来便一口应允了。

此时红25军已扩编为红15军团,徐海东已是军团长。他接到中央的命令后,给红15军团宣传部长黄镇看了看电报,说:“黄镇同志,我派你这个宣传部长当军团的先锋官,带一支小部队先到咸阳,为主力部队筹备粮草和住房。”

于是,黄镇日夜兼程,赶到咸阳县城,然后就以红15军团宣传部长的名义去见县长。

谁知这位县长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。

黄镇讲明来意,提出请他帮助解决问题。他却摆起架子,打起官腔,什么问题也不肯解决。这可急坏了黄镇,完不成军团长交给的任务,大部队来了怎么办?于是,和同来的几名干部商量。一人说:“国民党的官,怕的就是他的上司,要打着比这位县太爷职务高的大官的旗号,他就老实了。”

“但打谁的旗号呢?”黄镇说,“这一带的国民党大官,我们都不认识啊。”

想来想去,大家想到了杨虎城。于是,黄镇便设法同徐海东通了电话,把县长的顽固态度告诉了他。徐海东对黄镇说:“你再去与县长谈判。”

按照约定的时间,黄镇再次找咸阳县长谈判。这一次,县长的架子更大了,谈了好久还都毫无结果。这时,桌子上的电话铃响了起来。县长拿起电话,非常傲慢地问道:“是谁呀?”

“我是徐海东。”

一听是“徐海东”,这位县长的手有些发抖,不由自主地站起来,非常正规地打了个立正,恭恭敬敬地说:“报告红军总指挥,我在这里立正向您敬礼哩!”

“请稍息吧。”徐海东在电话中笑着说,“你们杨主任让我来保卫西安,你知道吗?”

“徐总指挥,卑职知道,卑职知道。杨主任交代过,让卑职准备迎接和慰问。”

“我们的宣传部长黄镇不是已经去了吗?”

“哎呀,抱歉,卑职不知道是您派来的。”

“我们部队的粮草,三日内必须解决。黄部长是我们的全权代表。具体事,你跟他谈吧。”

“是,是,徐总指挥。卑职一定照办,一定照办!”

原来,这位县长早就听说过徐海东的威名,但只知道徐海东是红25军的军长,却不知道番号已经改成了红15军团。县长接了电话以后,对黄镇的态度立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,变得十分客气,黄镇说的粮草和其他问题,都很痛快地解决了。

几天后,徐海东就率领军团主力到达咸阳。他见到张学良和杨虎城时,笑着讲述了这件事。杨虎城说:“我知道徐军团长有办法,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你!所以我把警备旅交给你指挥,十分放心啰!”

首页时政